« 浅谈如何做好博物馆档案管理工作蜡像与硅胶像的区别 »

从建筑设计切入 关注中国博物馆现存问题

近年来,中国的博物馆建设在各大省市不断兴起,受到整个建筑界甚至社会各界的关注。然而,建设量的增长并不代表博物馆设计的成熟和规范。较之国际化的博物馆设计,许多中国的博物馆设计还没有进入一个合理的运作和管理系统,使得博物馆设计中的流线设置、建筑与展陈及光环境的关系、博物馆的前期规划和后期运营等多个方面还存在诸多专业盲点。

  中国博物馆设计应从社会性高度着手

  立足当下,中国的博物馆设计将如何制定出适合中国本土的博物馆设计和维护体系?如何以观者为本,以建筑师为主导,协调好博物馆建筑设计、展陈设计和照明设计的关系?如何在节能环保的前提下,塑造出玄妙的博物馆光空间?为了能够让建筑师对本次沙龙主题有深入并实用的解读,本次沙龙特别邀请到奥德堡照明中国区销售总监 闫飞、美国惟邦国际设计集团董事长 首席建筑师 汪克、TAO迹·建筑事务所创始人 主持建筑师华黎、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 曹晓昕、 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第六设计所主任建筑师李亦农及陶磊建筑工作室主持建筑师 陶磊共六位建知名筑师进行主题演讲,从实际案例中解读中国博物馆的设计、规划及后期运营等现状,以直观的感受与观点阐述对沙龙主题加以解读。

  “中国有很多建筑专家也有很多博物馆学专家,但是两个领域之间的深入交流却不足,中国缺少有丰富经验的博物馆建筑专家,实际上在现代性多领域交叉的形势下,博物馆界和建筑界应该有更多的互补与对话,这样才能让博物馆本身的文化张力更强,文化表达更到位,因为各种类型的博物馆成立,能够帮助国家进行一个价值体系的梳理,历经过博物馆的行动,能够反思历史,重建国家历史、民众的信念,最后把社会调动起来,把社会组织起来。”美国惟邦国际设计集团董事长、首席建筑师汪克从现代性和城市、博物馆的关系,从博物馆本身的社会性来分解建筑设计所应坚持的理念。

  在谈到地域性博物馆如何能够展现地域特色、梳理历史并保存可贵的地域文化时,TAO迹·建筑事务所创始人、主持建筑师华黎通过讲解其在云南做的某手工造纸博物馆加以说明,他表示现在做博物馆的目的,实际上希望通过民间投资和当地村民合作,来开发和保护当地手工造纸的传统工艺和资源,博物馆先行一步,为当地纸文化提供一个物质的窗口,并且博物馆也能够成为当地建筑传统保护活动的一部分,并对当地的建筑资源和气侯进行了考察与合理利用。

  “建筑师有的时候特别自大,甚至有的接近于狂妄,把博物馆本身当作一个主体,但实际上博物馆是为各类相关的艺术家提供了一个平台,类似一个‘盒子’,一个盒子的外部及内部能够得以完整展示,实际是由一系列的事情相互关联而形成的,博物馆的设计也是一样,是整个盒子行程过程中的一个环节,并非主导,做博物馆建筑设计实际上就是发动一批当代的艺术家,包括跨界各类艺术家来共同打造一个‘盒子’,这其中建筑设计师还要提供一部分盒子里的东西。”对于博物馆建筑设计的定位解读,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曹晓昕表示,一个建筑的建成与否涉及的因素很多,建筑师在做博物馆设计时或可从更为宏观的角度去定位设计思。

  从房山世界地质公园博物馆到徐悲鸿纪念馆竞标方案再到高碑店艺术家展览工作室,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第六设计所主任建筑师李亦农从项目具体细节分解,强调博物馆设计在顺从自然及人文因素的条件下,如何做到设计需求本身与博物馆艺术表达的平衡,“我特别不愿意推崇为了形式而形式,设计最好从现实因素制约中去寻找能够发挥的细节,巧妙地回避与利用具体设计所在环境的各种客观与主观因素的制约。”  


  伏虎草堂(冯大中工作室+住宅+私人美术馆)是陶磊建筑工作室主持建筑师陶磊专为著名艺术家冯大中先生设计的多功能集合建筑。陶磊表示,“这个项目位于辽宁省本溪市,地处主要城区,正前方能遥看山体形成的天然景观。它既不是公共建筑,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私人空间,该建筑要提供相对安静的创作与居住空间,要给来访者以一种恬静而深邃的文化感受,它需要一种温和的力量。这也是小众类、私人美术馆建筑设计需求的一个共通点。”

多方沟通  实现博物馆设计精准化

  “博物馆设计中甲方、策展方、建筑师、室内设计师、展陈设计师以及灯光设计师等应该如何合作”、“建筑设计中应该如何用光”、“博物馆需不需要品牌运营”……在学术研讨环节,《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主编彭礼孝代表媒体及建筑师,从综合针对博物馆设计、用光及与其相关联的事项向现场研讨嘉宾提出问题,以期通过深入细致的分析,切实为博物馆建筑设计的发展有所建议。

  现场精彩观点摘要:

  中国航空工业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傅绍辉

  “从光线的使用上来讲,我把展厅的部分全端起来,近似于一个黑盒子,每一项对光的要求不一样,通过人工的照明来解决,中间的大厅是自然采光的,是通透的。”

  “博物馆可以做一些品牌的,像酒店做连锁,最典型的是做连锁博物馆做的比较好。”

  北京USTECH联合空间合伙人 主任配饰设计师束坤

  “说到采光哪个更好,我觉得不能说哪个更好,因为各有特色,只能说各也各的特点,针对不同的东西,或者说针对不同的空间需要,可能采用不同的光。”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曹晓昕

  “在博物馆设计的用光上,我偏向于不用自然光,或者至少不用很自然的通过自然状态呈现的光。我们在博物馆看展览时,实际上更愿意关闭现实,把我们原来的现实境界关闭掉,哪怕带有幻想,哪怕带有和现实隔绝掉的一个状态来审视展览,我们得到的东西会更多,尤其是在博物馆,我们更愿意把现实的事关闭掉。”

  太傅照明灯光设计师朱晓君

  “怎样把人工光作为可用的光用到博物馆里头去、人工光太阳光的精美度怎样能更好的体现建筑本身,这本身就是一个正在研究的国际性课题。博物馆中肯定是要更多的更好的应用人工光,但并不代表着人工光就可以合理自然的应用,用不好反而会对展品本身是早上较大的损害,所以不能简单的应用,但是一定要用。”

  TAO迹·建筑事务所创始人、主持建筑师华黎

  “做建筑我们要对展览的内容从空间角度、光线角度应该更有针对性的考虑,他应该是非常确定的关系,反过来讲我们现在面临的很多任务,你在做建筑的时候实际上不知道要展什么东西,比如说我们做的朱熹博物馆,这对于建筑师来讲很难,只能做一个壳,将来展品和展览特殊的对应关系,设计的时候很难针对的,后面只是在展览设计的时候沟通过程中再协调,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日林建设集团北京天禹神鸣陈列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宋沛然

  “我们了解到国外的一些博物馆的建设,一般是先有一个展示的主题,展览成功之后再去决定如何去展,根据这些如何去展再进行来搞建筑,我们了解了整个展陈的设计程序。而目前我刚才提到,国内大部分的博物馆都是先搞建筑设计,再改造内部的设计。”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崔愷建筑设计工作室建筑师张男

  “博物馆方向性的考虑应该是要轻松下来,博物馆不一定要盖的高高在上,总是以历史殿堂的形象出现,希望博物馆将来是人们休闲时娱乐的一部分,参观博物馆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一件很轻松愉悦的事情如果顺着这个思路往下延伸,博物馆的设计,跟城市关系的设计,包括光线的设计都会更自然更真实些。”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